<code id='0s8ou'><strong id='0s8ou'></strong></code>

<i id='0s8ou'><div id='0s8ou'><ins id='0s8ou'></ins></div></i>
  • <ins id='0s8ou'></ins>
  • <span id='0s8ou'></span>
        <fieldset id='0s8ou'></fieldset>

      1. <dl id='0s8ou'></dl>
        <acronym id='0s8ou'><em id='0s8ou'></em><td id='0s8ou'><div id='0s8o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0s8ou'><big id='0s8ou'><big id='0s8ou'></big><legend id='0s8o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2. <i id='0s8ou'></i>

      3. <tr id='0s8ou'><strong id='0s8ou'></strong><small id='0s8ou'></small><button id='0s8ou'></button><li id='0s8ou'><noscript id='0s8ou'><big id='0s8ou'></big><dt id='0s8o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0s8ou'><table id='0s8ou'><blockquote id='0s8ou'><tbody id='0s8o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0s8ou'></u><kbd id='0s8ou'><kbd id='0s8ou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“四旦雙冰”走下神壇,袁泉後來居上?炒作名氣,比不上真正實力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2
            • 来源:色吧中文网_色逼妹妹百度热搜推荐_色波霸色情图片
            四角尖尖草縛腰,浪蕩鍋中走一遭。這裡是工資早已花光身無分文的小編。小編整理瞭半天,給大傢帶來瞭這篇文章。不讓大傢久等瞭,下面馬上進入正題吧。

              多年以來,所謂的“四旦雙冰”六大花旦(章子怡、周迅、趙薇、徐靜蕾、李冰冰、范冰冰),一直被認為是國內女星的代表人物,星光璀璨,聲名赫赫,是各個場合被聚焦的中心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,隨著年歲的增長,她們紛紛深居簡出,近年來已經很少出現在熱門電影的主演名單瞭。從2013年一直到2019年,這些大花主演的影片,居然隻有4部電影,能夠位列年度票房前十名:

              趙薇搭檔徐崢的《港囧》(16億票房),

              范冰冰搭檔成龍的《絕地逃亡》(8.9億票房),

              李冰冰搭檔傑森·斯坦森《巨齒鯊》(10.4億票房),

              章子怡搭檔吳京的《攀登者》((10億票房)。

              而且,清一色的鑲邊女主,其實都是蹭瞭男星“大男主電影”的票房。她們在影片的演技發揮,同樣也飽受觀眾詬病,根本無從體現身為影後的實力。

              原因也很簡單:時代早已變瞭。

              “四旦雙冰”本身就是內地男星被港臺電影圈打壓的時代產物。

              當21世紀初,好萊塢電影工業不斷進步,在各個海外市場攻城略地,曾在八九十年代輝煌一時的香港電影,被打得奄奄一息,內地電影市場卻在逐漸開放和蓬勃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因此,內地市場也被香港影界當做瞭港片延續輝煌的續命良藥,從前臺的明星藝人,到幕後團隊紛紛北上,要竭力爭搶這塊未知的巨大蛋糕。

              為瞭符合「合拍片男女主演之一必須是內地演員」的規定,他們便不惜犧牲香港女星的利益,啟用“四旦雙冰”為代表的內地女星做影片的女主角,以此交換,力保合拍片的男主角是香港藝人。

              因此,才有瞭“四旦雙冰”們紅極一時,並多次捧得香港金像獎影後、臺灣金馬獎影後的盛況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,即使是“四旦雙冰”最輝煌的那些年,市場依舊是成龍、李連傑、周潤發、劉德華、甄子丹等香港巨星占主導地位。典型例子,《畫皮1》甄子丹的角色隻是個男配,番位排序卻在周迅和趙薇兩位女主角,以及真正的男主角陳坤之前。

              而到瞭現在,內地電影市場,已經蓬勃發展為世界第二大市場,甚至已經無限接近瞭美國加拿大墨西哥三國之和的北美電影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(2018年,北美市場以4.62億人口取得118億美元票房成績,折合人民幣800億元;中國市場以14億人口取得609億元人民幣。)

              市場急劇擴容後,帶來的數量巨大的新觀眾,喜歡的就是好萊塢式的工業大片的光影特效,喜歡的就是鐵血硬漢的打打殺殺,早就和十多年前那些更偏好演技、藝術影片和愛情影片的觀眾,再非同一口味。

              而對女星們來說,殘酷的現實,是如今大多數的男觀眾,本就不喜歡看談情說愛的女人戲,而且多數的女觀眾,更加不喜歡女角色的戲份太多,耽誤瞭看硬漢和帥哥……

              因此,類似《畫皮》《風聲》《臥虎藏龍》《十面埋伏》這些當初“四旦雙冰”的輝煌之作,女主戲份吃重的商業片,都早就瀕臨消亡,再無票房大爆可能瞭。

              2019年春節檔的《瘋狂的外星人》《飛馳人生》更證明,如今的一部商業大片,甚至連“鑲邊花瓶女主”都完全可以不要。

              這同樣也是電影工業進一步發展的必然結果,男星主扛的大制作工業電影,各類科幻片和動作片成瞭絕對主流,即使在好萊塢這個國際電影中心,眾多的奧斯卡獎影後們,一樣對漫威超英電影的各種鑲邊角色趨之若鶩。

              所以,當吳京、徐崢、黃渤、鄧超、沈騰、王寶強……這些個人號召力強大的內地中生代,早已將老牌港星取而代之,

              加上張涵予、廖凡、王景春、張譯、陳坤、王千源、段奕宏這些實力派影帝,這些如日中天的內地中生代影星,共同扛起瞭當今華語影壇的大半邊天下,占據瞭絕對主導地位。

              和中生代男星們的大器晚成相對應的,當然就是“四旦雙冰”等大花旦的集體落寞,一個個離開瞭商業大片的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2012年《畫皮2》,2013年《致青春》和《一代宗師》,已經是大花們最後的輝煌瞭。那以後一直到現在,整整7年時間,年度票房前十名的70部電影,居然隻有上文提到《港囧》《絕地逃亡》《巨齒鯊》《攀登者》4部電影,是大花做鑲邊女主角,就足以證明這個殘酷的事實。

              事實上,其實除瞭章子怡是9座影後在手的華語獎項全滿貫,如《臥虎藏龍》《一代宗師》的經典作品角色,堪稱僅次於鞏俐、張曼玉的影史前三名女星。

              其他幾位大花們,對比那些名氣不大的青衣影後,如秦海璐、餘男、顏丙燕、寧靜、陶虹、梅婷、趙濤、張靜初等等,本身業務能力其實並無什麼優勢,

              她們的真正優勢,反而在早年獲得瞭更多的影視資源,有更多機會競爭獎項,有更好的團隊包裝和營銷,也因此獲得瞭更多的雜志封推,時尚代言,有瞭巨大商業價值的加成。

              也正因如此,大花們各自的團隊,都對自身咖位十分重視,因為直接關系到真金白銀的商業價值。請她們做女主角,不但需要高昂片酬,在戲份、人設、番位上還都必須有相當傾斜,很多時候都會嚴重影響影片的整體觀感。

              趙薇《港囧》不過20分鐘戲份,就成為影片一大敗筆。章子怡《攀登者》和吳京的感情線同樣被普遍反感,都是基於同一理由:時代變瞭,市場變瞭。

              所以,一部男星主扛票房的商業大制作,再花高額片酬邀請那些空有“星光”和“咖位”的大花,是件非常沒有性價比,甚至結果適得其反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的電影市場,一系列商業大片,挑選女主角的共識,要麼找演技不錯的青衣女演員:如《心花路放》/《中國機長》的袁泉,《夏洛特煩惱》/《羞羞的鐵拳》的馬麗,《我不是藥神》/《烈火英雄》的譚卓,《無名之輩》/《銀河補習班》的任素汐,

              要麼幹脆就找新人,如《戰狼2》盧靖姍,《美人魚》林允,《流浪地球》的趙今麥,反而【性價比更高】。

              徐崢剛剛宣佈,他的新作,春節檔大片《囧媽》的女主,正是當下因《中國機長》廣受好評的袁泉,

              也是汲取瞭2015年導演《港囧》,請趙薇出演女主,20分鐘戲份仍飽受觀眾差評,遭遇口碑滑鐵盧後“痛定思痛”。

              而另一部春節檔大片,7億投資的《緊急救援》的女主角和女二號,辛芷蕾和藍盈瑩,都是新一代演技派青衣的佼佼者。

              自身能力出眾,有過很多經典作品和角色的大花們,在如今的電影市場尚且【有價無市】,更不用說那幾個靠演古裝偶像劇走紅,長期霸占各個網絡平臺熱搜榜,大肆營銷炒作的“流量小花”們瞭。

              這些新一代的女星,“東施效顰”地模仿著當年的大花們、也去拼星光爭咖位,爭代言爭雜志,卻連自身業務能力都一塌糊塗,一直飽受影迷觀眾抨擊。

              以《中國機長》為例,袁泉飾演“乘務長”這樣的角色,流量小花們固然絕對演不瞭,其餘那4個空姐,本身對演技並沒多高要求。這種電影的純花瓶類角色,論顏值論身材,流量小花當然能也演,

              然而,光是她們自帶的那群狂熱粉絲、營(水)銷(軍)團(公)隊(司),自以為有咖位,片酬要求高,對人設、戲份、番位還有一堆要求,就足以讓人敬而遠之。

              因此,正經的制片方,根本不會考慮這種流量大、粉絲多,卻又帶不動票房,【性價比太低】的明星。

              在男星主扛票房的大環境下,女主角的選擇,本來就是狂熱粉越少越好,所謂的“咖位”越高越糟。

              流量小花們主演的《繡春刀》系列、《女兒國》等電影票房失敗的重要原因之一,恰恰在此。

              因此,眼看著這兩年來,被很多人一度當做“大花預備役”的流量小花們,主演電影一部接一部的撲街,紛紛被從電影圈退貨。

              她們隻得去重復拍攝那些自己最熟練的古偶劇,還得去盡可能的“扮嫩”,和一波又一波的95後、00後小姑娘們,競爭那些十七八歲少女的角色。

              真是喜聞樂見,大快人心!

              至於那些已經步入中年的大花們,看看詠梅老師這樣入行幾十年都默默無聞的演員,卻能抓住《地久天長》這樣的文藝片資源,沉穩發揮一鳴驚人,拿下瞭她們20年來都可望不可及的歐洲三大電影節的影後。

              不知大花們又將作何是想?她們這些年撕封面、撕代言、爭番位,走個紅毯排個座位還要各不相讓,彼此間的暗潮湧動和勾心鬥角,是否是一場走入歧途的大笑話?

              好在她們作為演員的年齡還絕不算老,好在她們的業務能力還在,好在某個靠營銷炒作捆綁的毯星早已自食其果,也是時候重歸比拼演技和作品的正途瞭。

              這正是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間正道是滄桑!

            欲要知曉更多《 “四旦雙冰”走下神壇,袁泉後來居上?炒作名氣,比不上真正實力》的更多資訊,請持續關註的影視資訊欄目,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影視資訊。